Skip to content

影行者:讓影像回到現場

2010/06/05

李維怡(影行者總監)、楊子江(影行者副總監)

身處於第一世界的消費主義城市裡,到底搞藝術有什麼意義呢?

對大部份經濟上有能力的人而言,小孩要學彈琴、學畫畫、學書法,表面上是學習「氣質」、「陶治性情」--藝術和藝術教育,實際上呢,藝術常常只是成為了孩子和父母的文化資本。換一個說法吧:醫生、律師懂藝術就是「增值」,但窮人還想搞藝術創作則很可能被人認為浪費時間、不務正業。

可是,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基本的問題:藝術是一種什麼活動呢?

把藝術還給人民

藝術創作本身是創作人有意識地透過組合現實世界的不同符號,去將創作人自己的經歷轉化,並傳達給受眾的過程,於是,也必然牽涉傳播、詮釋、理解等互動性的活動。由此可見,創作主體在藝術創作的過程中,有兩重離開「自我」的旅程:一重是面對引發創作的對象(即現實世界中的人、事、物)時,企圖離開本來的自我與該對象產生多向度融合的過程;另一重是在傳播的過程中,成為引發受眾感情轉化的對象,作品最後的意義乃是由整個參與詮釋的群體意見交錯下共同建構,這也令創作人不再能以自己作為唯一的詮釋權威。

由此可見,藝術氣質也就是個體可以主動參與世界、建立獨立思考、與自己以外的人、事、物產生聯繫的能力。因此,磨練這種能力的機會,是一個人存活於世上必須被尊重的權利。

身處在第一世界的消費主義城市中,這種個體連結外界的能力,尤顯重要。因為消費主義的精神面貌,正是讓人不斷透過對客體無了期的「擁有」,而讓自己產生「被需要、被認同」的存在感。在消費心態中,人與物,皆被異化為一連串工具,於是,為了維持個體的價值 ,人便只有向客體作出循環性的摧毀及易換。這種消費形態,將人推倒成一種以自我中心的孤獨、疏離、割裂的方式存活於世界的困惑中,而藝術本來的精神面貌,剛好相反,是鼓勵人與外界產生聯繫,將個體昇華至一種超越主客的狀態。

從另一個角度看,一個真正民主社會的自覺公民,該懂得獨立思考、認真聆聽、同情理解、尊重他人、尋共互動共識;換句話說,不會只跟隨意見領袖,也不會只懂得人多欺人少的簡單投票制。這樣,才可以達到眾生平等的可能。

這樣一比對起來,我們不難發現,藝術活動當中包含的性質,幾乎也就是一個自覺公民的氣質了。

當一個社會裡大部份人都相信,藝術與他自己的生命徹底無關,那麼這個社會的民主意識普遍度,相信也是不高的。因此,我們相信,開拓藝術普及化和非專業化的可能性,無論對個人修養還是對社會民主來講,都是很重要的。

由於我們的工作頗繁多,以下便只取其中兩項恆常工作,具體地介紹我們的實踐。

關注城市發展的紀錄影像

除了近月較為引人注目的反高鐵事件外,香港其實正處於不斷地清拆重建的不可持續發展過程中(未來20年內還有180多個未被政府公開的重建區!)多年紀錄這些問題的體驗令我們確信,新舊之間的「戰爭」,其重點並非在「新與舊」--當擁有資本的一方相信某些建築/空間/生活模式為〔美〕(只有整齊/高聳/一致/玻璃/「私人/封閉」性等),而又想把這些信念強加於弱勢的一方,就是一種侵犯。我們相信,每個社區都有其自己的文化與美學的發展史,目前城市發展的推土機方式,把各個社區的歷史橫空切斷,使其出現許多文化的斷層,也很實質地令到許多人痛失家園,生計受損。在這個剝削性的城市發展過程中,我們嘗試用兩種不同的方式去介入:

一)尋找小故事:

在有關城市發展的多年工作中,我們發現,舊式小社區的美總是呈現於一些小故事,或一種空間的氛圍中,而整體社會硬件發展的改變,正是大規模地改變著人們對生活的美的感知。因此,我們便努力在舊式的小社區中,發掘那些被刻意遺忘的美。

過程當中,希望透過把錄像藝術介紹給社區的街坊,讓他們透過鏡頭,與及影像語言所可能承載的潛力,重新以不同的角度,欣賞自己的文化和生活空間之美,和發展這種美的可能。

二)事件性參與式紀錄和集體創作:

前衛藝術(avant-garde)的其中一種概念,就是創造一個異境,讓人的慣性忽然受到「驚嚇」,打開其意識層,突顯現實世界的荒謬,令人與牢固的慣性產生距離、同時引發新想像及希望。只是,在現實生活裡,對弱勢社群而言,這種「驚嚇」的效果,通常不是由藝術品引發,而是由不合理的制度對他們直接、忽然的打擊而展開的。清拆事件的發生,令到弱勢的市民的日常生活忽然被打破了常規,這也同時鬆動了其原先在意識中的圍牆,令新事物、新思維較容易進入視野。這其實是將創作、重新思考生活等元素放入社區的一種機會。因此,事件式介入,是我們其中一種重要的工作模式。

同時,為了回饋街坊給我們這個機會,去做自己的藝術教育和創作的實驗,故我們亦會直接參與抗爭,作參與式的紀錄。我們非常希望,我們的參與式工作對於他們爭取基本權利有所幫助,以達致我們對平等互惠(reciprocity)這項創作倫理要求。

我們工作的方式,可以概括為:先帶著錄像在事件中進行參與、了解及協助弱勢社群爭取權利,透過這個過程建立互信互助的關係和深入了解問題的本質,進而尋找與他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拍攝主題,及尋求將失卻了的創作主體放回街坊身上的可能。

因此,這些紀實影像通常都是集體創作,影行者的成員、街坊以及來支持街坊的 義工,都參與拍攝和剪接過程。過往關於灣仔利東街(又名囍帖街)民主規劃運動的《黃幡翻飛處》和《囍帖街.豈能忘掉》、深水埗重建的《水深火熱的人們》、 中環露天市集的《嘉咸.女情》、灣仔藍屋的《藍屋的歲月流情》、保衛菜園村的《鐵怒沿線──菜園紀事》,還有各個短片,都是在這個過程中製作出來。

窮人也搞得起--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與自治八樓合辦)

這個電影節的願景,是希望向大眾及社會運動的參與者,介紹本地及外地的影片,透過影像藝術介入、探討及思考我們的社會生活。我們也希望,連結本土不同運動的社群,和透過異地社會運動的經驗,昭示本土運動可能的盲點,讓大家可以在思考新出路之外,更可以在具像化的影片裡,感受到古往今來四海十方之間,不只自己在戰鬥的鼓勵。

在影片安排方面,這個電影節只有放映及相關的活動,而無競賽單元,因為每一次運動,不同的人民,不同的拍攝者,都是平等的。我們希望電影節傳達的訊息是聆聽、尊重、參與,而非競爭。

這個電影節在每年十至十一月間舉行,每周晚上免費放影三場,放映點包括一般的藝術場地,更多是一些正在發生抗爭的社區空間。這樣的安排,有幾個考慮。第一是希望一般的勞工階層可以下班來看電影,也不想增加基層市民的負擔。第二,紀實錄像放映的場地,應該放回創作過程所對應的場地,例如我們會在街市的一個小攤檔或茶餐廳中,播放小販的生活紀實錄像;在一個現行的重建區中放映以往社區運動的紀錄片等等。要讓觀眾親身到達現場觀影,強化現場的重要性;也希望影片在真實的場景當中,重新獲得生命。第三,擴大不同社群的視野,例如在反遷拆議題的社區,也可以放映工運的影片。

在資金方面,由於我們持續地沒有獲 得大量的資助,也不接受任何商業資助,當中有兩年甚至斷了資助,故財政一向相當緊絀。因此,我們大量依靠義工和捐助。然而,我們希望捐助的人不只用錢來參 與,故此,我們對捐助者也有條件:必須來觀影及參與映後討論至少三場;或參與宣傳活動,向自己身邊的人推介電影節,否則,我們會退還捐款。(幸好,幾年以 來,仍未需要退還捐款!)

由於資金短缺,我們也無 法越洋購買部份影片的公播權。為了克服這困難,我們在第三屆發明了一個方法:交工。我們會與導演或製作群商討,為他們的影片作中/英文翻譯及中/英文字 幕,以換取公播權。非常高興,好幾年來,很少遇到會拒絕我們的製作人。另外,我們也幾度與台灣的鐵馬影展合作,合作翻譯、製作字幕及交換影片,讓雙方都互補了資源不足的問題。

這樣一個超低資助的國際電影節,竟然在2009年已辦了第七屆,而片源除了中港台外,還有來自東南亞、南北美洲、澳洲和歐洲。這一切,大概證明了,無權無勢又無錢,還是團結最實際!

反省:回到世界 回到現場

    紀實錄像的藝術價值不單是對社會現狀的反應或投射,它更提出了藝術工作者對另類生活和社會模式的想像。可是,在過往的經驗中,我們也反省到,在現有的社會主流價值下,紀實影像很可能造成的,是隔絕,而不是連結。

    紀實影像,由於像真度高,在這個過份強調個人滿足及消費的世代,很容易變成了異化的客體,令人與社會割裂的情況被隱藏起來。紀實影像有機會被扭曲,以致拍攝者與觀眾透過錄象產生的互動過程(Interactivity),最終異化成互被動 (Inter-passivity)的狀態。

    拍攝者拍攝比自己更弱勢的社群並以創作做為「社會關懷」的終結;觀眾透過在影院裡或電視屏幕前(即一個自我封閉的結構裡)觀影,以為已經關懷了社會。雙方在這種創作和觀影的結構裡,將自己放置成「透過藝術關懷社會」的人,從而達到自我認同及滿足。至於被拍群眾的死活,或者自己做什麼可以協助他們紓困,則完全拋諸腦後。這實是忽略了紀實影像藝術透過移情作用,把人們重新帶向互相了解、欣賞和關懷的初衷。

    這實非我們所願,因此,無論在創作的過程、創作人與被拍的主體、放映形式和場地的考慮上,我們都希望重新組合割裂了的人與社會,以一個整體或場 (Field) 來理解,對以商業和將人單元化的藝術形式,提出另類、異議的聲音。

    小結:

    編輯問──「影像與社會運動的關係?」,所牽涉到的層面十分廣泛和龐複,真的談起來寫一本書也談不完。這裡只就著影行者主要的想法和經驗來分享,希望大家留意到這個限制。當然 ,也歡迎大家與我們交流看法:我們的網頁http://www.v-artivist.net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