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勇氣與沉默~薇言(公民調查影評)

2010/07/01

勇氣與沉默

薇言 2010721

我上大學之時,學生中搞了個最喜歡的歌曲的投票,當年最紅的《勇氣》高居榜首。對於這個調查結果,我挺不屑,心裏覺得這隻是首口水歌,和當年風靡兩岸的校園民謠有雲泥之別。那時候的我,幾乎沒有看過任何一部紀錄片,覺得人生中最有勇氣的事情,也就是向心愛的人告白吧。

後來,從朋友那裡看到了「天安門」,應該是第一部接觸到的記錄片。也還記得因為這部片子,大學校園裡一派「風聲鶴唳」,有關部門佈置了嚴查的任務, 輔導員只得一個個找學生談話,尋覓「罪惡之源」。再後來我又透過還沒被封的Youtube,看到了胡傑的兩部紀錄片「尋找林昭的靈魂」和「我雖死去》。自小聽慣文革故事、對中共鬥爭史如數家珍的我,仍被眼前的一幕幕場景嚇到,在鏡頭下,那些血的故事如此真實。片中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在妻子死後的第二天買回一架照相機,拍下妻子被虐打致死的屍身,他這樣解釋他伴著巨大傷痛的勇氣,「我的目的很明確,要把歷史真相記錄下來。。。我這四十年來,是綁著十字架,直到今天。這樣一個歷史事件,我有責任,只有我有責任,包括我的孩子在內,他們所理解的,所感受到的,所想到的,都不能相同了。因為我是親身經歷者,如果我不把這許多真相揭露出來的話,那就是我沒有盡到責任,我就白活了,這是我的不可推卸的責任。」

看到艾曉明的記錄片已經是來香港讀書之後,沒有那道墻,想看記錄片要容易很多,而川震自然是避不掉的主題之一。夜幕四合,繃緊著關在宿舍房間看「我們的娃娃」,片尾母親一邊給孩子燒紙,一邊哭出這句,「你下輩子投胎,一定要去個好人家,不要在中國」。心裡的弦,啪嗒一聲,斷了。

看「公民調查」是社會運動電影節在理大的放映活動,二十多人坐在教室裡。跟著譚作人一行從這個山頭爬到另一個山頭,一次次被鐵絲網拒之門外,欄內是倒塌的災難現場,欄外是一切可以遺忘的世界。

譚作人說,我要進去!

真的要進去么?

你確定,真的要進去么?

那倒塌了、封鎖了、湮沒了的災難現場,每每讓你染紅雙眼的災難現場,是真相的一邊,而也是失卻自由的一邊。你可以不附和鐵欄的歌舞昇平,但難道你不留戀與家人平平安安的生活麼?

你仍說,你要進去。

「在北川中學的廢墟前,我對孩子們有過承諾,現在,我要重新拿起,這隻千鈞之筆——哪怕提筆就死,我無怨無悔。。。我也預計,判個三年五年的,我做好了足夠的思想準備,就是在這樣一個世界大災難面前,如果沒有人出來說話,大家都是縮頭烏龜的話,我想這三年五年,我跟大家不見面好一點。」

譚作人並不是傳統意義的英雄,就像他的妻子,女兒,絕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英雄家屬一樣。王慶華叉著腰,點了根煙,所有委屈、不平、擔憂,都隨著煙霧淡淡吐出,凈在空氣里。她說,「你不會自殺、自虐,那我就放心了,如果你進去了,第一,不會自殺,那麼就不會出現非正常死亡。第二,不會自虐,那麼出來的時候身上不可能有任何傷痕,第三,如果要喊我拿錢取人,你放心,我一百塊錢我都不得給。」

而沒掉頭看一眼鏡頭的小蒙,在她給父親的信裏面,要求父親好好地在宮殿里修身養性,快樂生活。她這樣解釋對父親選擇的態度,「反正他喜歡做這個,就讓他自己做嘛。他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也阻攔不到。」

你阻攔過沒有?

「沒有」

身為縮頭烏龜的我知道,在中國這個神奇的國度,不做縮頭烏龜,需要很大的勇氣,有時候是犧牲。每每想到這些,隨之而來的無力感就會啃噬我的心。也因為這些,沉默和犬儒往往成為大部份中國人不約而同的選擇。

但是沉默的代價是什麽呢?是趙連海因為結石寶寶維權而入獄,是遊佑精因為網上發帖而被捕,是譚作人因為調查死難學生而失去自由。他們的「罪」並不因為他們發聲,而是因為我們沉默。

沉默的代價是什麽呢?是喪失的公民權,是幾萬個嬰兒患上腎結石,是下一次地震中在劫難逃的生命。

沉默的代價是什麽呢?我問我自己,也問看見這句話的人。你有勇氣回答麼?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