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平台不等於傳播

2010/07/05

文:李維怡(影行者)   原文刊於: 文化現場第23期

編輯邀稿,想談談網上電視台的發展,及不同網上電視成敗的因由。發展,可以是發揮開展,也可以只有發水而無開展。不過,每個群體生產一個網上電視台 出來,可能為了不同的原因,比如說,如果人家是為了維繫一個大約一百人志趣相投的群體而做的電視台,你卻用「是否會吸引其他不同興趣的人」或者「是否多人 看」去評論,便是一種牛頭不搭馬咀的評論。同時,我也沒有做過其他網上電視台各種成立原因、宗旨目標、觀眾群組等的傳播研究,故此,為負責任起見,我認為 還是不談其他群體的網上電視台較好。

反而,我們有興趣談一談這個網上傳播的現象和我們的擔憂。

使用互聯網作為傳播工具,成本 無疑較電視台、電台、報章雜誌等低很多,無疑是讓言論、社交和商業的可能性都大大增加。各種網上電台、網上電視台、網上論壇等的傳播/社交平台,也相繼產 生。廣義來說,每人有一個YouTube頻道,就已經擁有一個自己的電視台,可以向其他人傳播自己的作品或者自己喜歡的作品。及至最近,主流傳媒大肆吹捧 網上動員的能力,亦有出來示威的群組會自稱為自發網民,於是似乎,互聯網在本土社會運動的角色,忽然也受到很大的重視。

然而,大家也別忘了,主流傳媒的大台,也一樣使用網上空間。在千萬百樣事物同時存在的空間裡,到底傳播效果如何呢?如果我們希望突破商業主導的大眾傳媒對訊息的壟斷,這個突圍有多成功呢?

還是在趕流行、找明星和找衝突

在 萬花筒中任君選擇,效果當然還是要看觀眾取態,而大部份的觀眾取態,走不掉是主流文化的取態,而香港的主流文化取態,當然是消費主義。在主流傳媒一直以來 塑造的消費主義文化教育當中,教曉大家對媒體的期望:八卦明星名人奇聞緋聞,尋找流行資訊好讓自己不會〔out〕,還有就是透過肉眼可見到的衝突來一嘗感 官刺激。

如果用這套標準來回看影行者的影片瀏覽率的話,其實也不相上下。在同一事件的不同類影片之中,拍到在某些示威現場直接與警方衝突、 罵戰的影片,瀏覽率通常會是最高的;政治明星或某件事中的焦點人物口號式的演講也會相對高;相反仔細討論問題的,或受影響小市民自己講自己的故事,就瀏覽 率偏低,只不過由於多年累積,與事件有關的影片,低極都有百幾二百而已。(就像利東街重建、天星皇后事件、深水埗K20-23重建區的報導、反高鐵保菜園 的報導都大概如此)再進一步說,如果事件本身並未在主流傳媒得到廣泛報導,那麼我們必須同步做相當多功夫,才能將事件廣泛流傳。

這種普遍對不擅演說的小市民,與及較複雜的思考,俱欠缺耐性與興趣的表現,能說不是一種要求別人〔entertain〕﹝娛樂﹞自己的影像消費習慣嗎?

隔絕還是連結?

「媒 體」(Media)這個字,無論中英文,都有連結、傳播的意思,那麼,照這樣看來,到底,網上電視台,又是否能做到連結的功效?尤其是我們作為一個帶著影 像去參與社會的藝團所關心的,是紀實影像本身希望做到引發關注,把一些人帶到另一些人身邊這種暖媒體的初衷,是否在網上媒體可以辦得到呢?
今次受邀寫這文章,大概因為敝團有一個〔舊區更新電視台〕。在這個舊區更新電視台的工作過程中,我曾聽過利東街一個幾十年的老街坊講「城市發展」,據他的 觀察,社區網絡慢慢鬆散下來,主要因為兩種電器的出現和普及化:電視機和冷氣。就是這兩種東西,導致人與鄰舍相處的時間減少,也讓人人把大門關起來。

在網上電視也開始普及化的年代裡,人可以不單關起家門,更可關起房門,或者不關任何門而將自我的空間劃在電腦屏幕的四周,那這到底是讓人與人的關係更趨連結?還是更趨孤立?

對權力的敏感度:監察還是侵犯?

我 們一般批評商業主導的大眾傳媒的報導,離不開一個「中立」的迷思(客觀不等於「中立」,客觀只是自願不斷檢視反省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中立」地無立場無意 見);還有就是主流電視台那種,一播放就讓幾百萬觀眾看到的權力,足以製造一個完全不符合無權勢者實況的訊息,而無須負責(小市民無錢無時間去告大眾傳媒 「誹謗」哦!)。因為這種資訊傳播權力不平衡,造成許多弱勢社群都投訴被抹黑,但又無可奈何。

本來,成本低宜的網上媒體,是讓一般民眾可以 有掌握發言權的機會,但是,當許多人都手持攝影機的同時,他們也會成為代別人發言的報導者。雖然這種媒體的觀眾未必多,但始終,放在公開的頻道,就是代表 了別人說話,當事人可能永無法出來澄清。若果面對的,是那些有大把渠道可以發言發得比你和我都要兇的政府官員和商家,我們當然就實行媒體監察權貴的功用 啦;但在面對比自己更不掌握發言能力(如操控攝影機和電腦剪接)的草根市民時,如果隨意拍攝公開,隨意代他們發言的話,這種態度又與商業傳媒有何分別呢?

回到現場 回到人間

互 聯網的確為缺乏資源而想傳播訊息的人,提供了一個具許多可能性的平台。然而,可能性不等於現實,如果把視角放在大社會的環境評估下,平台存在不等於弱勢、 非主流的訊息便有了真正的空間。這問題,部份源於觀眾的觀影文化,也有部份是源於想搞傳播的人,如何找到自己的觀眾的問題。

講一句很反高潮 的話,雖然影行者有眾多的網上影像頻道(不同的工作計劃各有一個wordpress),有心在網上搜尋別種知識的人,也很容易就可以自行找到我們,但我們 最關注和最重視的,始終是回到現場,回到人間的放映。因為放映會是集體活動,看完影片,直接交流,看到感受到各種人、處境和思想的存在。

網上的頻道對我們而言,更像是已認識的朋友的會客分享室,我們會定期告訴這些朋友:我們又對這個世界看到了多一點了!當然,我們也依靠這些放映會見過面的朋友,傳揚給他們自己的朋友知道。這就是傳播學所講,其中一種最有效的傳播方法:窄播(narrowcasting)。

其實我對網上傳播並不悲觀,只是認為應直面現實中存在的限制,進而思考目標和大原則如何實踐。請勿誤會,這不是說要為現實限制而放棄部份原則;而是說,在一定的限制下,應用什麼方法去實踐較為容易接近目標和原則的問題吧!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