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花兒為什麼這樣紅(《公民調查》續集)

2010/08/15

導演、主要拍攝及剪輯:艾曉明|協助拍攝及剪輯:花兒志願者群及浦志強律師|2010/中國/ 76分鐘|語言:普通話/中文字幕

「公民」是艾曉明近期的影片中一個重要的主題。這並不是說,她以前不關注這個問題,而是說,她近期似乎更深地感到這個詞所代表的意義,就是問題的徵結和出路所在。

片中藝術家艾未未和一眾朋友,深為譚作人不平,更為豆腐渣工程之下枉死的兒童不平,於是相繼入川嘗試調查死難者數目,結果多番遭受公安滋擾,艾未未 更被打至腦部有瘀血。然而,大家不單不退縮,還創造了《老媽蹄花》這部公民在公安面前嘗試維持基本的權利的抗命紀錄片,在小小的房間裡做地下放映,讓大家 都看到作為一名「公民」的更多可能性。

《花兒為何這樣紅》本是電影《冰山上的來客》裡的插曲,歌詞內容充滿火紅的、鮮活的生命力。《花》片可以說是《老媽蹄花》的製作特輯,但獨立來看也有其獨特的意義--大概,就是探討這幫朋友為何這樣紅,而紅,在中國有著特別的政治正確意義, 如是,導演是否想講:正視、行使公民權利,正是紅色信念的表現?

廣告
2 則迴響 leave one →
  1. 阿東 permalink
    2011/01/06 12:34 上午

    我看艾曉明的

    是的續篇,探討的是圍繞艾未未因譚作人案被打而上訪,並將此上訪過程時所拍攝的片段剪輯而成的 — 此一作品在藝術、社會等層面之意義。

    主要從訪問和譚作人案有關的人士出發,中間穿插一些片段,如艾未未和助手們遭公安「突襲」時的錄音片段、事後憶述,或艾未未解釋他用手機、微博等新工具進行創作(對抗殘暴政權)時的看法等。影片的剪接並不緊湊,亦沒有什麼特別的剪接手法,但反倒增加了一點田野考察的味道。

    導演在片其中一個要探討的問題是: 在拍攝上訪過程時,拍攝的角度(PERSPECTIVE)到底是什麼?而此拍攝角度有何重要性?按的攝影師在片中回答,上訪拍攝時,鏡頭一直保持在半腰的位置,另一隻手則維持保護鏡頭的狀態。當導演追問爲何這樣光明正大地拍,而不把鏡頭藏起來進行偷拍時,攝影師稱他一直都是這樣拍的。

    這令我想起大學上攝影入門課時老師的教導: 比方說,你想拍攝一個在路邊下跪行乞的人,你會站着往下拍攝,還是半跪着作水平拍攝? 由此拍出來的照片所表達的,是兩種不同的角度(PERSPECTIVE)、兩種不同的看法。攝影初學者若無人教導或無特別留意,所取的角度通常就是按潛意識去取。

    光明正大地拍公安(當然現代公安也不是蓋的,他們亦依樣葫蘆地拿着手提攝錄機拍攝)所展示的,就是公民的權利,就是和社會上「依法」行使權力的人,站在同一高度的權利。進一步演繹的話,便是: 雖然你不當我是公民,但我有公民的意識和自覺,懂得並會行使憲法賦與我(監察政府)的權利。

    這亦令我想起近年在香港示威、遊行時看到的景象,每每是兩人一組的警察,其中一個站在梯子上由上往下拍攝示威、遊行人士。想到此中所潛藏的訊息,無怪乎警方此舉令大部分已有公民意識的示威、遊行人士感到極之討厭和冒犯。

    而片最令人動容的,是最後一幕譚作人代表律師在譚作人被判刑後探訪他的片段。律師首先讀出一連串同志及他們對他的慰問,然後對他說,這裡面沒有一個人叫你好好接受改造,亦沒有人叫你認罪伏法,有的還開玩笑說叫你好好坐牢… 我個人比較眼淺,看到這裹已經哭成淚人,第一層是因他的無私、他對正義的堅持、犧牲的感動,第二層則是對自己的國家(雖然是半情不願)感到很羞愧,只能歎句「無語問蒼天」。

    看看譚作人,再看看香港那群肚滿腸肥的「溫室幸福民主派」。天,這是你的答案嗎?

Trackbacks

  1. 放映時間表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