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民、藝術: 社運電影節與艾未未的對話

2010/11/23
by

歡迎各讀者參與討論

第八届香港社会运动电影节提问

Q:身为艺术家,你并没有只专注艺术创作,而是广泛的关注维权和参与运动,为什么?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A: 艺术家所谓的创作是没有一个范围的,关注维权或为人权付出努力,本身可以是创作的一部分。表达自由和表达的可能性,是创作的最主要的条件,这是大多数艺术家他们所谓的创作不包含的内容。

Q: 你如何看待公民抗命与艺术的关系? 社会关怀与艺术创作, 在艾未未看来, 在什么点上会有交接和融合?

A: 作为一个人,或作为一个艺术家,生命的主要特征是表达在你的表达力和表达方式上。离开了表达力和表达方式,实际上无论是对艺术家来说还是对作为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致命的问题。所以,我只是对这些问题更加敏感,和做出了我认为应该做的一些事情。

Q: 许多艺术家都很希望艺术远离政治, 你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

A: 许多艺术家想怎么样,跟我毫无关系。我认为我的生长经历和我的经验是无法远离政治的,甚至我盖的一个建筑都会因为政治的原因而被拆除。很多人错误地认为艺术家可以做出某种选择,实际上我只见到愿意面对现实的艺术家或者逃避的艺术家。

Q: 似乎你们的片子都并不是你一人的工作,而是多人合作而成的, 你们是怎样合作的?

A: 我们的合作通常是:我出一个概念和策划,并做拍摄和最后成片的控制。之中有很多人参加拍摄和剪辑的工作,因为有时跨度很长,有时这些片子的事件较为复杂,所以参与的人,参与的时间和技术设备条件都不一样。

Q.很多“艺术品”都要精雕细琢, 而政治, 社会议题则经常十分迫切, 作为关心社会的艺术家, 在艺术创作及需要实时发挥作用方面会否难于取舍, 你如何解决?

A: 艺术品的所谓精雕细琢并不是在做作品的时候才产生,这个精雕细琢更来自于对社会的认识,和对整个事件的认识,包括对美学和哲学的认识,简单地把它理解成为对作品本身的精雕细琢是不会有多大出息的。

Q. 当一件为弱者发声的作品出现, 一般艺评人往往会用传统标准去批评, 找出很多“问题”甚至说使艺术沦为工具.你怎様看这种覌点和态度?用纪録片来说,现场拍到东西因要引起更多人关注或动员,略为剪辑甚至不剪辑便放上网。 例如”老妈蹄花” 就有人说影像粗糙,有些地方太晃,故事的来龙去脉没有清楚交代等等, 你怎样看?

A: 我只能认为这种艺评人,是把人沦为鸡或者是说我根本不认为他们可以称自己为艺评人。艺术沦为工具,艺术为什么不可以是工具?我们今天所遇到的所有有含义的人类的行为,都与它的功能性有关,没有功能就没有含义。

我觉得他们更应该提高的是自己的智商。

Q:我觉得你的行为艺术不单止是个人的表态,而是有倾向让百姓可以有参与关注与推动事件的。似乎很努力在摸索如何让群众可以更容易的去掌握、参与也由此生出很多奇奇怪怪的与官警的互动方式。可以说说中间的尝试吗?而结果又是如何呢?

A: 所谓的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就是关于社会每一份子的参与,当然这个参与是由于参与者本身的条件而不同。如果不认同这种不同和不能够使所有人都愿意参与,那么这样的表达和这种运动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